给您最好的
小背心攻略!

〔小说〕寻路(17章—20章)

我来自农村,我的父辈都是土里刨食的地地道道的农民。我算是农村通过学习跳出农门的所谓的优秀的人。为什么我会恋老,我也一直在找原因,真的,恋老让我欢喜让我忧,好像从小我潜意识就有,那是肯定说不清楚,就是今天我也茫然。

那是在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跟舅舅从东北回老家探亲,本来说好过了春节就回去,可能因为玩疯了,还有爷爷奶奶因好久不见对我的疼爱和挽留,舅舅只好一个人回去并告知我的父母。那时还没有手机,电话也很少通,过了些时候父母来信让我好好读书,要听爷爷奶奶话,有时间会来看我的。年少的我根本没有远离父母的愁滋味,像摆脱父母束缚的小鸟,除了上学,整天在外面疯跑。

那时候农村的条件还很差,奶奶家只有两张床,一张床由没有出嫁的小姑休息,我只好跟着爷爷奶奶睡另一张床。好在那时孩子成熟都比较晚,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疯玩一天的我在被窝很快就进入梦乡。那时叔叔结婚不久,有了孩子住在城里,奶奶只好到城里帮叔叔照看小孩,家里就剩下姑姑爷爷和我。农活主要由姑姑去做,爷爷偶尔去帮帮忙,多数为我和姑姑做一日三餐。晚上睡觉就我和爷爷相伴了,其实正值夏天,为了方便,姑姑把床搬到邻家和女伴说私房话去了,除了吃饭,老屋里只剩下了我和爷爷祖孙俩个人。夏天的燥热总使我玩到很晚才伴着月明和蛙声回到老屋,当时农村还没有用上电,我摸着黑借着昏昏月光上了床,爷爷吸着老烟袋在床上等我,玩累了一天的我很快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手臂一阵钻心的痛,我猛醒过来,爷爷手持煤油灯正在捉蚊子,不小心前腿正跪在我的手臂上,我猛抽手臂正打在距我的头不远爷爷那撒尿的物件上,爷爷猛一颤,油灯差点脱手,可能是打疼了的缘故。那时睡觉男人一般都光着身子,借着灯光我看见爷爷,爷爷回转身子摸着自己的东西,熄灯又躺了下来。早上我被尿憋醒,我的小脚丫正顶在爷爷那被我晚上打痛的物件上,软软的肉肉的,尽管看起来还是那么干瘪,看着爷爷还没有醒,我故意又磨蹭了一小会才起床撒尿。

我最想干的事情就是下河洗澡,在河里恣意嬉戏玩水,可是正值河水上涨,淹死小孩的事时有发生,爷爷绝不允许我单独下水。等到太阳落山吃过晚饭,爷爷就会带着我来到河边,我早已不顾爷爷的劝阻,边跑边脱衣服下了河,等我玩足玩够玩累了,爷爷这才拉过我来坐在浅水里细细给我搓身子,我也静静地坐在爷爷的怀里享受爷爷的疼爱。清清的河水从我们身边流过,我屁股底下细沙一点一点流掉,只剩下一个小尖尖顶着我没发育的小东西,我挪动着身子,有意无意贴碰着爷爷的那个东西,爷爷好像并不知道我的阴谋,小小的我很为得意。洗过后爷爷光着身子坐在河岸上,岔开腿吱吱吸着旱烟袋,明灭中两腿间的下垂物来回晃动,多生动艺术,我敢说在我见到的艺术大师们笔下没见过这么生动的画面。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我已人到中年,爷爷也早已作古,往事竟像发生在昨天历历在目。谨记下来,留在回味和纪念。

通过上一节结我对我童年的回忆,就能看出我慢慢走上了恋老之路,那是从小就留下的根芽。悠悠岁月一晃而过,我也到人生的中年,为人夫,为人父,肩上的担子也好重。可那可恋老之心去没有泯灭,破土重发了。

和刘叔一如既往的相处,那次陪刘叔的老家之行当然是很愉快的,第二天在不远的湖边垂钓了一天,同行的还有刘叔的一个老战友,我中规中矩为两个老头服务,钓鱼成了我的陪衬,刘叔的老战友还一个劲的夸我,说刘叔交的朋友真不错,老刘更夸张,一个劲的说,那是那是,我老刘交的朋友没有说的,还一个劲的冲我笑,连我都不好意思了。

回来之后我和老刘继续我们的忘年之交,他还是经常到河边钓鱼,我也在休班的时候到河边看看,看看也就心满意足,还能要求什么哪,不也乐乎。

这期间我也上了同志网站,也交了几个外地的老年朋友,彼此聊聊天交流交流对同志关心问题的看法,有几个还聊的相当不错,可惜太远,只得在视频上聊以自慰了,呵呵。

一天下午我又到了老刘常钓鱼的地方,他的鱼筒里的鱼还真不少,“刘叔,又和鱼亲嘴了,”我打趣的笑着,“今天上鱼,我和它们有约会,”老刘也不含糊,“可惜,不然今天我就把它们用油炸了尝尝鲜。”交谈得知,他的家人旅游去了,留下他看家,家里做饭的天然气有点泄露,吓的老刘没敢用,这两天用电烧水就干粮。

这个老刘不早说,我修不了可以找别人吗,。

早早收杆,我和老刘往家赶。

原来是天燃气管道和灶具相连的软管在和灶具接触的地方有点开裂了,这点小活还是难不倒我的,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问题,这下老刘就不用啃干馒头了。

坐在客厅里喝茶,西斜的太阳光映在客厅的北窗上,老刘已给我下了命令,留在他家里吃饭,还要尝尝他的炸鲜鱼,这还有什么可说的,我也没谦让,给家里打了个招呼。

又可以和老刘对饮了。

我也没闲着,帮着刘叔打下手,转眼间刘叔就做好了几道菜,刚才还活蹦乱跳的战利品被我们做成了美味摆放在最中间,一切做好停当。

只见刘叔解下围裙,连小背心也脱掉了,只留下一条大裤衩,中间似乎还有点隆起,拿着毛巾擦汗。一把递给我,“把上衣脱了吧,就我们爷俩,”我看着他笑着不在矜持也脱掉上衣,光着膀子围坐在餐桌前。照例我给老刘倒上早就准备好的白酒,顺便我也倒上了小半杯,算是陪陪老刘。

看着老刘光着膀子举杯做出主人翁的样子,我赶紧举杯和刘叔交杯,看着我那刘叔近在眼前可爱的样子,比这满桌子的菜还要秀色可餐,我深深的喝了一口白酒,辣在嘴里甜在心里。

尽管开着空调,我们吃的还是大汗淋漓,今天我和老刘都放开了,他老伴不在也没人阻挡他酒瘾,当然看着老刘高兴我也是一杯又一杯,很快老刘的白酒下去多半瓶,我这边的啤酒瓶也空了4.5个,菜也下去了大半。

天边的那一抹照在后窗的光亮早已退去,夜幕拉开华灯初上,餐厅的光亮映着我和老刘的推杯换盏,我知道,是不能再喝了,刘叔的舌头也有点打卷,。阿姨不在家也不能让老刘喝得太多,对他们的身体不好,我还是很清楚很理智的,我知道,恋老就要爱护他们,就要保护他们,不让他们受到伤害,。看着眼前的老刘,从上次我就知道老刘不是我们此道之人,爱他就不要伤害他,我在心里也是默默地祝福,让我们做个中规中矩的忘年交吧。(未完待续,关注公众号继续阅读)

小说选自网络,无法联系原作者,如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