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小背心攻略!

女博士的小县故事丨过年

这是《女博士的小县故事》

第5篇文章

[文中提及真实人物均为化名]

大年三十前一天下午,我上了一趟街。

马路两边满满当当是都卖年货的。

油炸的京果,糖果,炒货瓜子,各种各样的蛋糕甜点,还有柑橘等水果......

挤得水泄不通。

整条街已经封路了。

绿背心的警察就站在路障边,三三两两地看着电动车和人流从路障的缝隙中穿过。

还有蓝背心的志愿者,挥舞着红色小旗,指挥人们有序进入封路的大街。

突然到了年三十,路上就没有人了。

店铺早早打了烊,只剩下超市和小店顽强地开着。

下午四点,吃完饭还在睡意朦胧中的我接到了电话。

是详哥打来的。

我初来临高时,调研事务基本上都是他在帮忙安排和联系。

“季博士,我老婆现在开电动车来接你!”

于是就有了我的第一顿年夜饭。

他的太太是护士,因此大年三十都还在上班,没有休息。

四点半左右,小电动车开到我家门口,才知道原来这也是她第一次骑电动车回村里的家。

一路上,看着路两边的树缓慢向后移去。

大约半小时,就到了村里。

这是我第二次来东英镇的这个小村庄。

村子名叫居留,但平日里并没有很多村民居住在这里。

据说不少人外迁了。

上一次来的时候,是详哥弟弟妹妹大学毕业酬谢祖宗神明。

这一次来,本来是想看年夜饭前的祭神。

我去了详哥的叔叔家,两桌人从中午吃到晚上。

于是我和详哥太太接力加入。

有走地白切鸡,炖鹅,斋菜煲、血螺等等。

其实我并不知道血螺是什么,从言语中推论出来,应该是比较珍贵的海鲜吧。

血螺是详哥婶婶帮我掰开的,要先用嘴吹一下气才能打开。

新鲜的海鲜,蘸酱油才有一点滋味。

速速吃完饭菜,详哥和他家两个上大学的堂弟开始带我转悠。

其实中午前后,家家户户就已经开始祭拜了。

村里的土地爷爷长得很可爱,是在石头上涂上白底红框,中间是土地爷爷的形象。

每两条巷子就会有一个土地公,每家每户都要前来烧香。

我去的时候,已经红烛变残烛了。

只得无功而返。

回到县城,准备去小莫家里吃第二顿年夜饭。

晚上八点,我出门上街,整条路上都安静空旷。

小莫家里的年夜饭,相比就简单很多了。

一锅猪脚,半盘白切鸡,和一锅萝卜油菜鹅肉汤。

吃完年夜饭,坐在客厅看春晚。

小莫才说到:妈妈忙着干家务,来不及解冻鱼,所以年夜饭就比较简单了。

但后来才知道其实还有其他原因,让叔叔阿姨过年都没有什么心情。

原本县政府是提倡文明春节,过年不让放鞭炮的。

但是凌晨12:00,我还是被无休无止的鞭炮声吵醒了。

这里叫做“开门”。

大年三十夜里12:00前人们要回家,然后在12:00打开门放鞭炮。

上海外环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很多年,在久违的鞭炮声中忽然想流泪。

我已经三年没有回家过年了。

家在何处,年就在何处吧。

关于作者

新加坡博士候选人

影像制作者

上海出生长大

海南,第二故乡

田野笔记|女博士|摄影

都在这里

田野与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