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小背心攻略!

【小靠深度】欧洲民主制度行将崩溃?黄背心运动真有这么大冲击力吗?

-01- “壳世界”与“欧洲民主的崩溃”

今天小靠读到一篇发表在2019年1月29日,阅读数已经10w+的公众号文章,题目叫做《信息革命,正在摧毁世界的民主制度》,从法国黄背心运动开始讲起,主要论述在信息革命后的今天,社会各族群逐步被自己乐于见到的信息所包围,形成一个又一个所谓“壳世界”。

这些“壳世界”里的人们龟缩在自己的舒适区,享受着自己喜闻乐见的消息和推理链,逐步变得封闭、自故、冥顽不化。

这些大大小小的“壳世界”有着彼此不同的观点和立场。逐步形成了护城河。“壳世界”与“壳世界”之间变得无法沟通和妥协。更糟糕的是,这些“壳世界”在很多问题上彼此拉锯。不幸的是,此类拉锯最终未能让问题得以解决,却扩大了“壳世界”之间的立场鸿沟,使族群撕裂,社会变得不稳定,国家变得没有力量。

作者在文中,主要列举了美国大选特朗普上台和法国目前如火如荼的黄背心运动做例子。

作者说,黄背心运动是“无领导、无组织、无规矩”的三无运动,因此这个运动一旦发动起来以后,各种政治力量惊讶地发现,找不到任何可以称得上是该运动的组织者或领导者,可以坐下来协商和谈判。导致这个运动根本就无法消除下去。

听起来,这确实是一件令人捉急的事情。

法国难道从此就一直乱下去么?

翻看这个公众号,可以发现,在此文之后的2019年2月10日,还发表了这位作者另一篇讲述黄背心事件的文章,题目叫做《终于,欧洲到了生死存亡之秋》。

作者在这篇文章里告诉我们,黄背心运动已经持续至12周、全法出现了近6万名“黄背心”。

而且,在运动中,抗议者和镇暴警察的冲突也不断加剧。“黄背心投掷石块和燃烧瓶,镇暴警察则以橡皮子弹和高压水枪还击”、“已有1000多名警察受伤、2000多黄背心受伤”。

作者这番话,使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顿时脑海中联想起“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或者“叙利亚街头”,或者“克什米尔地区”这些新闻联播中充满着流血冲突和血腥暴力的镜头。

仿佛欧洲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连小靠,也不由得为法国人民,甚至欧洲局势担心起来。

欧洲的民主制度,真的已经因为信息的过于泛滥和“壳世界”的相互对立、不可调和,而摇摇欲坠、大厦将倾了么?

原作者认为,在现代民主的起源地欧洲,出现“黄背心”这样席卷性的非理性事件,足以证明欧洲的民主已经走不下去了。

可惜,原作者没有给出解决这种问题的方法。他也没有告诉我们,民主制度的另一面,社会主义制度是否足以拯救危局?

这里插个广告,请读者大大举手之劳

-02- 关于黄背心参加者人数

看罢这两篇文章,小靠有点着急。马上打开电脑,启动WORD,连一秒钟也不能耽误!

倒不是因为这种论点真的击败了小靠。而是该文的作者,虽然提出了非常有预见性,同时也非常警醒世人的“壳世界”理论,但却有意无意在很多问题上面采取了偏向于制造更多“壳世界”的写作方式。

小靠相信阅读微信公众号文章的主体人群,主要是远在中国大陆的读者们。可能并不了解法国黄背心运动。

所以,当小靠看到该文的作者写到:“持续到第12周的黄背心运动,有近6万人参加”时,就有点坐不住了。

读者看到“12周”、“6万人参加”时,是不是觉得持续时间挺长的、参加人数挺多的?

其实,原作者没有告诉大家,黄背心运动只在周六搞。平时是没有的。

想要抗议油价太高的法国国民,是约定在每周的周六走上街头。平时都照常生活和工作。

“黄背心”运动不是持续性的,而是周期性的。本身就不具备连续发生动乱的可能性。

至于“6万人参加”是不是挺多的?要这么看:

首先,6万人是全法国的参加人数。法国全国6700万人,67万平方公里。人口比中国江苏省(8000万人)略少一点,面积则是江苏省(10万平方公里)的7倍。

全国所有城镇,共有6万人参加,其实一点也不多。

最最关键的是,“黄背心”运动参加者是2018年11月17日那次参加者最多,法国全国共有28万人参加!随后就逐步下降。到2018年1月19日,就只统计到8万人。

上图发表于2019年1月26日

敲黑板、划重点了!去年11月17日,有28万人参加,这才是真正的多,之后参与人数是逐步下降的!

那么,到那位作者写“黄背心”的时候(估计是2月2日),下降到仅有6万人,也是完全正常的了。

您还会觉得“6万人”是很多人吗?肯定不会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原作者在写文章之前,肯定做过背景调查的。他为什么故意把“下降到6万人”给写成“近6万人”,而故意隐瞒了“下降到”这一关键事实呢?

居心叵测!

就是要让你误认为很多很多人!而且让你以为是很多很多暴民。

-03- 关于暴力和伤亡

既然在参与者人数上原作者采用了春秋笔法,那么,我们要加倍小心,看一下运动造成的伤亡。

确实有人死亡,这个数字是:10人。

小靠和所有人都不希望类似事件中有人伤亡。但我们也要理解,持续10多个星期,每次几万到二十多万人参加,有一些暴力冲突,死亡10人,并不是非常多的数字。

至少,跟巴以骚乱,叙利亚局势或者伊拉克人体炸弹相比,并不是一个多么大的数字。

可能正因为这个原因,原作者只是反复强调有1000警察受伤,2000黄背心受伤。让读者感觉事情很大。

其实从死亡人数(再一次悼念)来看,黄背心运动远不像有些新闻媒体渲染的那样,是法国陷入全面动乱的表征。

当然,黄背心运动也确实影响了普通市民的出行和商家的生意,这也部分形成了如今黄背心运动日渐衰微的现实。

所以现在,还出现了“红丝巾”运动,他们并不是反对“黄背心”而是呼吁停止暴力和混乱,让法国恢复秩序。“红丝巾”们也走上街头,表达自己的主张,在一定程度上,“红丝巾”们的声音,也被全体法国人民所知晓,进而去思考到底要支持还是反对“黄背心”运动。

原作者在两篇文章中都给“黄背心”运动安上了一个“三无”帽子,即“无领导、无组织、无规矩”。关于前两者,小靠是认同的。但要认为“无规矩”则大谬不然。

从消息渠道可以得知,很多场次的“黄背心”游行是在警署备案过的,是合法的举动,是法国人民自由表达自己诉求和主张的正当行为。虽然有一些暴力发生,但不能否认“黄背心”运动合理合法的整体定性。

-04- 关于支持率

我们来看下“黄背心”的支持率问题。虽然目前仍有64%的支持率和36%的反对率,但这个数字与几个月前相比已有明显下降,支持率下降了7个百分点,相应的反对率也上升了7个百分点。

让原作者失望了。“黄背心”的支持率下降虽然一时还看不出这场运动最终的结束点在何时,但支持率的下降,鲜明地说明,当问题发生的时候,也正是重视问题进而解决问题的时候。

这是什么精神?这正是民主的精神,妥协的精神。

这是民主的崩溃吗?不,这正是民主发挥作用、大放异彩的时候。

另外有一点要指出的,“黄背心”运动的特殊性在于,它确实是没有领导没有组织的一场特殊运动。它确实是信息普遍的时代才有可能发生。

是的,在信息匮乏,传递不便的年代,组织类似运动,当然是需要有人领导的。

但如今,只要大家都用手机用电脑,都有社交媒体账号,领导就不一定是必须的了。

“黄背心”也不是一场政治运动。因为“黄背心”的参与者不是要推翻马克龙政府,而只是要表达他们的声音。

这非但不是“壳世界”的真实写照,相反,它却是法国人民长期优秀的民主素质的体现。

因为他们明白,他们的敌人并不是某个政客,而是欧洲经济低迷的现实。推翻马克龙是无济于事的。

欧洲增长乏力、经济低迷的原因,恐怕还要从更广阔的大历史视野当中去寻找。小靠认为,欧洲的停滞并不是必然的。而只是大历史的一部分。每个国家和民族,都有周期,欧洲现在的低迷最主要的原因是遇到了一个大周期而已。当然,要走出这个周期,光靠等待也是不行的。

看到这里,你能说参加“黄背心”的人是住在“壳世界”里吗?你能说反对“黄背心”的人就是住在“壳世界”里吗?

-05- 总结

来总结一下。

了解了小靠在本文中披露的三个关键点,也就是:

1、“从28万参与者下降到6万人”与“6万人”。

2、“警民伤者3000人”与“10人死亡”。

3、“壳世界”成见无法消除与“黄背心支持率下降,反对者增加”。

之后,聪明的读者,您不难发现,如果这三点信息您被蒙蔽了,当然您就会觉得黄背心越演越烈,欧洲人民将要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进而认为欧洲的民主岌岌可危,最后怀疑民主制度本身。

如果这三点信息您掌握了,您当然会理解,“黄背心”运动正在逐步达成一种无人主导的妥协,即:想要发声者,已经发表了他们想说的,而全国也都听见了,但人民也在这个过程中逐步找到了自己的立场,找到了妥协的方式,不会也不可能会陷入无理智的狂欢。

这是什么?这不是民主崩溃的开始,恰恰是一种非常合理且自然的民主过程,带给人们更多的相互理解,事情也正朝着可能解决的方向去演进。

小靠预估,虽然现在黄背心运动看似热闹,并向比利时等国蔓延,但其实正在走向尾声。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一个圆满的合理的结束。

虽然很多人会说,胜利?胜利个鬼,毕竟有10个人死了,市民出行受到影响了,商家做生意也比平时更困难了。

小靠认为,看问题不能这样看。

试想一个灶台上已经被烧得“滋滋”作响的蒸锅。里面水在沸腾。

而锅盖却牢牢地盖着,一点水蒸气也放不出来。

在厨房里坐着的你,看这个锅还稳稳地在炉子上放着,似乎什么问题也没有。

其实它下一分钟就有可能炸开。

相反,高压锅是什么样的呢?

高压锅不但比一般锅更厚,它还具有一个气嘴。如果超过了能承受的压力,气嘴就会自动打开,放出一些水蒸气,减缓锅里的压力。

这样,高压锅里的气压才能始终保持在一个合理的运行范围内。

国家也是如此。对于众多族群构成的一个复杂体来说,出问题是常态,出了问题解决就好。

黄背心运动持续这么久,支持率下降,出现了反对暴力,呼吁恢复秩序的红丝巾,就是一种触底反弹,一种大视野尺度上的和解。

某些国家从来没有示威游行,也没有持不同意见者。

这些国家就真的一点问题也没有?

不出问题才是奇怪了。表面上看来不出问题、没出问题,其实只是问题被压住了,或者问题没到爆发的那一天。

真到了爆发那一天,谁都不知道熊熊怒火会烧死多少人。

-06- “壳世界”真的存在吗?

文章读到这里,相信读者们都会对“黄背心”有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不容易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带到沟里去了。

不用感谢小靠。也不要认为小靠是神人,搜集信息的能力特别强。并不是的。

这里依然欢迎读者大大指指点点

只是有热心的在海外的网友,在某些被大国视作传播了太多虚假歪曲和片面信息的网站上,看到一些数据,然后转告了小靠而已。

说穿了,世界是复杂的,具体的,丰富的。各种信息总是多元的。各说各话的情况当然也有。

但是如果长期只让你接收某些渠道灌输的消息,再聪明的人,也成了糊涂蛋。

可是如果能让每个人都自由地从各种渠道获得信息,那么哪怕是脑瓜子一般的人,也能在长期的实践当中,提炼出分析信息真伪的能力,进而形成正确的认知。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形成“壳世界”并不是当今信息泛滥的一种必然结果。不用杞人忧天。只要信息通畅了,不会有“壳世界”问题。

但是,会有另一种“壳”的存在,就是由于“偏听偏信”,形成的那种孤陋寡闻和认知错误、判断失误。

“壳”中的人,醒醒吧!

不用为法国人,为欧洲人担忧。还是为住在信息不畅,来源单一的“壳”里的人担忧吧!

读者们,要清醒了,究竟是谁,住在了信息不畅,来源单一的“壳”里?

读者们,要警惕了!又是谁,造成很多人住在了这种信息不畅,来源单一的“壳”里?

小靠希望读者们都能多听多看、独立思考,打破自己身上被人强加的“壳”。

(全文完)